來自?娛樂?2019-10-10 10:37 的文章

導演劉偉強:最大壓力是把《中國機長》拍好看

??? 導演劉偉強外形矍鑠而精干,其拍攝的電影也很有力道。從影30多年,他創作了《風云》、《無間道》、《頭文字D》、《建軍大業》等作品,類型不同,但都是口碑之作。

  如此身經百戰的導演在拍攝《中國機長》時,卻緊張焦慮得白了頭發,劉偉強坦承,最大的壓力是“怎么能夠拍得好看”,這部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影片,在虛構與現實之間、高空與地面之間,如何具有觀賞度而又不偏離飛行常識的航線,給劉偉強出了一道難題。

  怎么把《中國機長》拍出懸念?

  《中國機長》將于9月30日上映,影片根據2018年5月14日四川航空3U8633航班機組成功處置特情的真實事件改編。當時,在萬米高空駕駛艙右風擋玻璃爆裂脫落的極端險情下,劉傳健機長及8名機組人員以高超的專業素養確保了機上119名旅客的安全。

  事件發生后,很多電影公司都有將其拍成電影的想法,博納影業的老總于冬打電話問劉偉強:“現在川航5·14的這個題材我們拿到了,你有沒有興趣拍?”劉偉強想了想說:“在中國,這種題材是很少有人拍過的,我覺得可以試試。 ”

  然而,如何把這個事件電影化,非常考驗功力。從飛機起飛到發現風擋裂了、爆裂,再到從高原回成都、安全備降,大概就是34分鐘,如何通過藝術加工,把這個事情變成一部兩小時左右的電影,就成了劉偉強需要跨越的第一個難關。

  當風擋爆裂后,機長和機組人員是怎么處理的?客艙中乘客又是怎么反應的?當飛機發生意外之后,地面相關部門又是如何幫助飛機順利完成備降的?帶著這些問題,劉偉強和劇組去訪問了劉傳健機長和機組人員,“跟他們談了很多次、很久,同時,我們還去了很多機場,像成都機場、重慶機場、拉薩機場等等”。

  劉偉強說,他們在真實事件之外,進行了藝術加工。比如,飛機怎么開回去?在回去的路上要如何設置擋路的“障礙”……成功備降以后,他們還要擔心很多很多問題,觀眾就會持續被情節吸引,給觀眾一種“過了一關又一關”的感覺。

  模擬機如何搞定“三艙聯動”?

  拍攝《中國機長》,還要攻克技術上的難題。劉偉強介紹說劇組搭建了一架1:1還原A319的模擬飛機。在模擬機艙里面,飛機顛簸、抖動等等動作,都需要研究,“我們花了很多時間用電腦程序來完成不同程度的顛簸,摸索如何用平板電腦去控制模擬機艙的不同部件。”

  劉偉強笑說自己運氣很好,請到了飛豹科技的工作人員,“我問他們能不能搞定拍攝用的模擬機。我的要求是做一架1:1的飛機,整架飛機要完成顛簸等等各種動作。”

  據悉,在外國拍這樣的戲,是把飛機分成一段一段,并分段拍攝。但劉偉強覺得分開拍不好看,想讓整架飛機連起來。為此,飛豹一共組織了100多個工程師、計算師來一起完成這個項目。“我們的機艙是分為三段但又彼此相連的,他們要解決三段同步的難題,要讓三段能一起完成一個動作。后來,在他們搭建模擬機的過程里,我們又常常到他們公司去,看他們如何搭飛機、搞定‘三艙聯動’的新技術。終于,在我們開拍之前兩個星期,模擬機完全弄好了。”劉偉強說。

  劉偉強說非常開心,因為從來沒有哪個電影里的飛機是能實現整體動作的,“我很驕傲,是我們中國的公司搞定了這個事情。”

  拍攝時每天要擔心哪些事兒?

  劉偉強是著名的“快準狠”導演。很多演員都稱,跟著劉導拍戲就像打硬仗一樣,一分一秒都不容分神。可就算是這么能飆速度的劉偉強,也覺得拍《中國機長》的時間太緊了,“這個檔期真的很急,再有就是各種因素都要兼顧,比如場景要搭建好、劇本要搞好、演員要找好。”

  為了顯示出“專業性”,演員張涵予、歐豪和杜江在開拍之前,去學如何駕駛模擬機,袁泉、張天愛則去四川航空的客艙模擬艙接受訓練,了解空乘的儀容、禮貌、舉止要求,學習怎么為乘客服務。

  除了保證飾演機組成員的演員符合要求,劇組還要找到客艙中的119個乘客。老老小小,特別是還有一兩歲的小孩子,這些人要跟劇組一起拍攝兩個月的時間。

  劉偉強透露:“我們挑選的標準是很嚴格的,演員們每天要坐在轟鳴、抖動、翻轉的模擬機艙里面,就像常常在坐過山車、跳樓機一樣,身體要承受得住才行,如果有心臟病的話,就肯定沒辦法演機艙里的乘客了。所以,我也要求跟組演員們每天要跑步,一定要把身體鍛煉好。”

广东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表